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吕端大事不糊涂..
·文革中自杀的女..
·顾保孜:彭德怀..
·张爱萍文革挨整..
·杨奎松:马、恩..
·于继增:邓小平..
·章剑锋:“文革..
·尹家民:受困于..
·曾彦修?#20309;?#35273;此..
 
 
·钱钢:从唐山大..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背景参考 >> 背景分析
马群林:“救亡压倒启蒙”与“中国六代知识分子?#20445;?#31350;竟由谁“发明?#20445;?
作者:马群林      时间:2018-10-19   来源:社会科学报
 

原文 :《“救亡压倒启蒙”与“中国六代知识分子”之“发明权”考释》

作者 | 中国致公党江门市委员会  马群林

不久前,笔者拜读了收入“北京大学新中国留华校友口述?#24503;?#19995;书”的美国卫斯理安大学(Wesleyan University)东亚?#21040;?#25480;舒衡哲(Vera Schwarcz)的《回家的路   我与中国——美国历史学家舒衡哲口述》(贺佳梅、倪文?#26757;?#35848;,北京大学出版社,2018年5月,下简称《舒衡哲口述》)。此书为2017年10月18日至11月1日舒衡哲在北大的访?#29238;澹?#20849;分六章,其中在第四?#38534;?#20013;国启蒙运动的光与影》中,舒衡哲谈到与李泽厚的学术交往,主要涉及“救亡压倒启蒙”和“中国六代知识分子?#34987;?#39064;。

舒衡哲

但是,仔细读后,笔者颇感困惑与遗憾,因为舒衡哲教授所述与事实大相径庭,?#35270;?#35752;论之必要。

“救亡压倒启蒙”是谁最早提出?

《舒衡哲口述》云:

……我刚刚认识李泽厚的时候,……马上感觉到我们有许多的共同语言。……李泽厚当时非常愿意和外国学者交流他的思想,我也向李泽厚介绍了我的新看法。那时?#19968;?#27809;有出版《中国启蒙运动:知识分子与五四遗产》。我给李泽厚讲了我思考的“启蒙”和“救亡”的差异,尤其是两者存在冲突的看法。30年代抗战时期知识分子为了救国而放弃启蒙,因为爱国,所以知识分子自愿放弃,而不是中国共产党要求知识分子放弃他们的启蒙运动。这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之交已经变成了新启蒙运动。……李泽厚说的“救亡压倒启蒙”是用了我的想法。?#20445;?#31532;121—124页)

但事实是否如舒衡哲所云:李泽厚“用了我的想法?#20445;?/span>

李泽厚

李泽厚最早提出并系统阐述了“救亡压倒启蒙”思想

不少学人以为,李泽厚“救亡压倒启蒙”的观点出自1986年8月发表的那篇著名的《启蒙与救亡的双重变奏》。其实,这个“时间点?#20445;?#36824;必须向前再推至少七?#22235;輟?/span>

1979年第6期《历史研究》刊登了李泽厚《二十世纪初资产阶级革命派思想论纲》(收入1979年7月的《中国近代思想史论》,下简称《近代》)。正是在这篇文?#21525;錚?#26446;泽厚明确提出了“救亡压倒启蒙”思想,甚至连“压倒”这个词也有了,譬如:

不仅革命派,当年改良派的讲民权(如谭嗣同)、自由(如?#32454;矗?#20063;都是为了“救亡?#20445;?#21363;为了反?#33268;?#20105;独立而提出的手段和方案(详见各文),反帝救国成了整个中国近代思想的压倒一切的首要主题。(《近代》第309页)

实际上,除了《二十世纪初资产阶级革命派思想论纲》,在《中国近代思想史论》中还有多篇涉及到“救亡压倒启蒙”思想,譬如更早的、刊于1977年第2期《历史研究》的《论?#32454;础?#19968;文:

迫切的救亡局面,?#21387;?#23478;富强问题?#39057;?#24403;务之急的首位,使?#32454;从从?#30171;感“小己自由非今日之所?#20445;?#32780;以合力?#35760;俊?#20026;自存之至计。?#20445;ā?#27861;意》卷18?#20174;錚?#36817;代》第277页)

再如,1978年秋为《中国近代思想史论》所写的后记:

太平天国之后,中国近代思想和活动的主流是由知识分子带头,从爱国救亡而转向革命的。爱国反帝始终是首要主题。这一主题经常冲淡了和掩盖了其他,这与?#20998;?#20026;争自由而革命的数百年思想行程很不一样。资产阶级的自由、平等、博爱等民主主义,在近代中国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宣传普及,启蒙工作对于一个以极为广大的农民小生产者为基础的社会?#27492;?进行得很差。无论是改良派的自由主义,或邹容呐喊的平等博爱,或孙中山的民权主义,都?#23545;?#27809;有在中国广大人民的意识形态上生根。相反,民族自尊和爱国义愤压倒了一?#23567;ā?#36817;代》第479页)

可见,“救亡压倒启蒙”在李泽厚那里早?#30740;?#26377;成竹,1986年“双重变奏”一文不过是1979年《中国近代思想史论》的继续展开和详细叙说罢了。

舒衡哲与李泽厚第一次会面的时间

1979年2月至1980年夏,舒衡哲作为首批美国交流生到北大进修(舒是其中唯一的博士)。《舒衡哲口述》云:

“我和李泽厚怎么认识的,不太记得了。最早是1979年王瑶给我介绍了《读书》杂志的编辑,李泽厚也给《读书》杂志投过稿,可能是《读书》杂志的一些人给我介绍了他。我是通过《读书》杂?#25937;?#20102;李泽厚,而且是在认识朱光潜之后。第一次可能是我去中国社会科学院找李泽厚,第二次可能是李泽厚来北大找我。?#20445;?#31532;120—121页)

从舒衡哲的叙述中,很容?#36164;?#20154;得出这样的结论:她与李泽厚是在1979年相识并进行学术交谈的。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1979年7月李泽厚的《中国近代思想史论》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后记”标注的时间是“1978年秋?#20445;?#31435;即在大陆学术界引起巨大轰动。正在北大进修的舒衡哲读了这本书,并于1980年1月10日致信李泽厚,要求会面。

舒衡哲在信中讲,她是通过黎澍认识李泽厚的,并说:“我非常?#37322;?#19982;您会面,讨论中国近代思想史上的问题。我现在怀着极大的兴趣阅读您的书《中国近代思想史》?#20445;?#25105;期待着在不久的将来见到您”。

1980年1月10日舒致李的要求会面的信

这封信再清楚不过地说明:舒衡哲与李泽厚的第一次会面并非在1979年(所以才有1980年1月10日这封请求见面的信函),他们的第一次会面最早也应该是在1980年。事实上,李泽厚是1980年3月12日、5月31日两次在家与舒衡哲会面,从未去北大找过她,双?#25945;?#35770;了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些问题。当年在家接待外宾,曾引起院内、所内的调查、询问和警告,但很快也就放开了。

在他们第一次会面之前,舒衡哲就“怀着极大的兴趣”读过李泽厚刚出版的由《二十世纪初资产阶级革命派思想论纲》等十篇论文结集的《中国近代思想史论》。

李泽厚跟舒衡哲谈过“救亡压倒启蒙”观点

2018年5月31日晚,笔者与李泽厚先生有过一次通话。期间笔者故意将话题引到“救亡压倒启蒙”的争议上,关于那次启蒙与救亡的谈话,李泽厚还留有记录。据李现存的原始记?#36857;?981年6月17日下午他在家又接待过来访的舒衡哲。

记录如此:

下午3时—5?#20445;琒chwarcz来谈,我谈:修养——?#38469;?#33258;由(阶级斗争、战争的须要);启蒙——要求自由(个性解放)。

笔者问:“‘修养’指什么?”李云:“指延安整风和刘少奇的《共产党员的修养》等,即救亡对个体整顿的落实。当时谈得很细,?#19968;?#20030;了好些例子。如我完全不同意周扬名文(指《三次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报告,刊于《人民日报》1979年5月7日,笔者注)中讲延安整风是第二次思想解放,实?#26159;?#22909;相反,但当时奉为圭臬。所以才?#23567;?#20462;养——?#38469;?#30340;说法。?#20445;?018年8月7日致笔者微信)

我对此论颇为怀疑。延安整风是一次思想整肃运动,即批判资产阶级小资产阶?#31471;?#24819;,批判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绝对民主主义等等。它与强调个性解放、个人自由的启蒙思潮恰好背道而驰。这思想整肃运动在当时有其极大的现?#23707;?#29702;性:为了救亡。在你死?#19968;?#30340;战争条件下,需要统一思想,统一意志,团结队伍,组织群众,去打击敌人,消灭敌人,一切其他的课题和任务都得服从和从属在这个有关国家民族生?#26469;?#20129;的主题下,这难道不应该吗?当然应该,这整肃从思想上保证了革命的胜利。……(李泽厚:?#23545;又?#38598;》,北京三联书店,2009年,第222—223页)

李泽厚的原始简记证明,并非如《舒衡哲口述》所云:“我给李泽厚讲了我思考的‘启蒙’和‘救亡’的差异,尤其是两者存在冲突的看法。”事实可能恰好相反。

李所记的1981年6月17日下午与舒的交谈要点

“六代”分法是“?#40644;?#35752;论出来的?#20445;?/span>

这是《舒衡哲口述?#25918;?#20986;的第二个争议话题。

舒衡哲如是说

1979—1980年,我和李泽厚一同分析了“中国六代知识分子”。我开始注意到曼海姆的代际理论,和李泽厚?#40644;?#35752;论了好几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历史经历。不久,我和李泽厚合写了?#40644;?#33521;文文?#38534;?#29616;代中国的六代知识分子》(Six Generations of Modern Chinese Intellectuals),联合署名发表在国外刊物Chinese studies on History(1983年第2期总第17卷)上。虽然我和李泽厚共同分析了这个问题,但他是从哲学美学的角度切入,我是从历史的角度切入。后来,我是通过杜维明才知道李泽厚在国内单独发表了“六代知识分子”的中文文章,其中没有提到我的名字。因为杜维明、李泽厚和我也?#40644;?#35752;论过几次“中国六代知识分子”的问题,80年代末杜维明在北大听到消息,主动问我是否看过那篇文?#38534;?#25105;?#24471;?#30475;到。于是,杜维明送了我那本书。……(第122—123页)

但是,事实究竟如?#25991;兀?/span>

《略论鲁迅思想的发展》最早提出“六代”分法

据李泽厚告知笔者:舒衡哲?#20146;?#26089;赞同他的“六代知识分子”分法的,而当时国内学界并非如此。但是,李泽厚的“中国六代知识分子”思想,根本就不是舒衡哲所谓“我们大家?#40644;?#35752;论出来的?#20445;?#19982;舒毫无干系,因为在1980年李、舒首次见面之前,李泽厚的相关文章早已写出并公开发表了。“六代”分法,最早出现在李泽厚写于1978年、刊于1979年4?#38534;?#40065;迅研究辑刊》第一辑的《略论鲁迅思想的发展》(收入《中国近代思想史论》),该文明确地提出了“中国革命与六代知识分子”问题:

鲁迅曾经想写包括自己一代在内的四代知识分子的长篇小说,?#19978;?#27809;有实现。所谓四代,前面已讲。这就是,章太炎一代,这一代是封建末代知识分子,其中的少数先进者参加(或受影响,下同)了戊戌,领导了辛亥。下面是鲁迅一代,这一代的先进者参加了辛亥,领导了五四。再一代的?#21028;?#32773;是五四的积极参加者,大革命的各?#35835;?#23548;者。最后一代是大革命的参加者或受影响者,以后抗日战争的广大基层的领导者。总之,辛亥的一代,五四的一代,大革命的一代,“三八式”的一代。如果再?#30001;?#35299;放的一代(四十年代后期和五十年代)和文化大革命红卫兵的一代,是迄今中国革命中的六代知识分子。(第七代将是一个全新的历史时期)每一代都各有其时代所赋予的特点和风貌,教养和精神,优点和局限。……(《近代》第470—479页)

1978年这些关于“中国六代知识分子”的明确划分与精彩阐释,?#20849;还?#28165;晰明?#20107;穡?/span>

关于《现代中国的六代知识分子》

舒衡哲云,“不久?#20445;?#20182;们(李、舒)合写了英文文?#38534;?#29616;代中国的六代知识分子》,但据李泽厚回忆,1982年他首次出国访美期间,与舒衡哲合写了这篇文章,文章主要从文学角度讲中国六代知识分子,基?#31455;?#28857;仍来自《略论鲁迅思想的发展》。这篇英文首句就是《略论鲁迅思想的发展》所关注的两个主题:“农民与知识分子这两类人物主导了鲁迅的?#21776;?#23567;说。”文章写道:“我们在这个项目中的合作始于1980年春天在北京的对话。我们俩都很关心我们各自工作中的代际问题。我们当前努力的起点是李泽厚的《中国近代思想史论》一书中对六代的描述。这已经引起了中国和国外的很多关注。”紧接着,用了占全文两页以上的篇幅,引用了《略论鲁迅思想的发展》对“中国六代知识分子”分析与阐述的文字。

可见,李泽厚与舒衡哲合写的《现代中国的六代知识分子》,核心思想(“中国六代知识分子?#20445;?#26159;李泽厚的,主要内容也出自李泽厚。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马群林:“救亡压倒启蒙”与“中...
陈明明:革命委员会的权力结构及...
韩钢:马洪与1960年代经济调整的...
谢辉元丨一九四九年以前马克思主...
温铁军 邱建生 ?#23707;?#29983;:改革开放...
凤凰网财经特别策划:回望深圳四...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31455;?#28857;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21592;?#32593;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
 
深圳风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