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胡耀邦的战友—..
·华炳啸:反宪政..
·袁绪程:关于中..
·秦晓、陈志武、..
·华炳啸:宪政社..
·张曙光:“马克..
·童之伟、秦前红..
·陈有西:中国司..
·陈有西:宏观调..
 
 
·国务院:去年30..
·两会前瞻:监察..
·为全面深化改革..
·多地出台户籍新..
·中国公布8大领..
·报告:30岁以后..
·国企改革2016年..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综合 >> 视点
吴晓波:顾准的存在,成为那个时代的最后一抹尊严
作者:吴晓波      时间:2018-10-19   来源:
 

顾准用自己的苦难讲述了生命的坚硬、丰富和宽广,讲述?#21496;?#26395;的不存在。他被那个时代抛弃了,他的生活凌乱而?#19994;?#20182;的身份卑贱而可鄙,他的声音低微而怯弱,他被昔日的同志所厌恶而显得多余。但是最终,他的存在成为那个时代的最后一抹尊严。

连贬数级的顾准,被驱逐出了主流社会,但也是从此开?#36857;?#20182;的精神世界却宣告独立。

据吴敬琏的回忆,在这期间,顾准“从早到晚都钻在图书馆的书库里读书?#20445;?#36807;去的三年时间里,他通读了马克思的三卷《?#26102;?#35770;》、苏联理论家们的计划经济理论、黑格尔以及凯恩斯的著作,此外还读完了《中古世界史》、《中国通史》和《中国近代史资料选编》,浩大而孤独的阅读经验,让他变成了一个独立而尖锐的思想家。他对国家的经济建设模式,渐渐形成了体系式的看法。在1955年12月的日记中,他如此评论“一五”计划:“工业建设,必需使用现代技术,迎头赶上。但是,如果仅仅依靠输入的计划工作,输入的工业化方案,这不只是经济建设上的教条主义,也不是从中国土地上生长起来的东西。”这样的言论在当年无疑是大逆不道。就在这时,顾准开始对社会主义条件下的商品货币关系和价值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思考。

与顾准达到了同样思想高度的另外一个学者,是他的江苏老乡孙冶方。这是一个1924年就入党的老党员,1949年当过上海市军管会工业部?#36744;?#38271;、部长,与顾准有过同事的经历。1954年赴京升任国家统计局副局长,接着又到中国科学院经济研?#20811;?#24403;所长。正是在这一时期,两位老友又相聚在一起。

顾准的老友孙冶方

有一次,顾准翻出马克思在《?#26102;?#35770;》第二卷第七篇的一段引文,与孙冶方进行讨论,这段文字是:“在?#26102;?#20027;义生产方式?#29616;?#20197;后,但社会化的生产维持下去,价值规律就仍然在这个意义上有支配作用:劳动时间的调节和社会劳动在不同各类生产间的分配,最后和这各种事项有关的簿记,会比以前任何时候变得更重要。”

对这段文字的再三推?#26657;?#35753;两人的思想打开了一?#20219;?#38505;的窗口。1956年6月,孙冶方在《经济研究》杂志中发表《把计划和统计放在价值规律的基础上》一文。1957年,顾准发表《试论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商品生产和价值规律》,他们破天荒地认为“我们必须研究社会主义下面的商品生产问题?#20445;?#25552;出了社会主义的生产?#37096;梢杂?#24066;场规律自发调节的惊人观点。

在那个思想和体制均高度专制的年代,只有顾准和孙冶方超出同时代的所有人,他们因此成为了异端,也正因此,在很多年后,他们被并称为“中国经济学界提出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实行市场经济的第一人?#34180;?/span>

在《试论》一文中,顾准展现了让人仰止的道德勇气,他无比大胆地写道,“可以知道,经过几十年的历史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已经形成一个体系。这个体系的全部细节,是马克思、恩格?#39038;?#27809;有全部预见,也不可能全部预见的。为什么现在社会主义各国还存在着商品生产与货币经济呢?应该从这个体系的内部关系的?#27835;?#20013;去找答案。”

作为一个会计学专家,顾准在文章中一再挑战经典理论。他写道,“社会主义经济是计划经济,马克思、恩格斯再三指明过;社会主义是实行经济核算的计划经济,马克思、恩格斯从未指明过。相反,他们确切指明社会主义社会将没有货币,产?#26041;?#19981;转化为价值。”他认为,这是一些需要修正和演进的理念,“让全社会成为一个大核算单位是不能的。全社会必须有一个统一的经济计划,具体的经济核算单位则必需划小,至少以每个生产企业为单位进行核算,巨大的生产企业,其具体核算单位还必须划小。”他像先知一样地对正在形成中的大一统计划经济提出了最直接的挑战,很多年后仍能抚摸到思想的灼热。

1974年12月3日凌晨,顾准在昏暗和寂寞中去世了。在过去的?#25913;?#37324;,他经常咳血,并有低烧,但是医生一?#21329;?#36825;些症状当做气管炎来治疗,当最终确诊为?#20255;?#20197;后,已是无药可治的晚期。

WG开始之后,顾准与中科院经济所的同事们被集体下放到干校劳改。那些日子,无论是夏天?#25925;?#31179;天,他?#21453;?#23485;边草?#20445;?#33050;上穿着破绿军鞋,整天?#27982;?#22312;?#24694;?#22362;硬的田地上,做着毫无效率可言的农活,据吴敬琏的回忆,在当时,顾准“痰中带血?#20445;?#36523;体已经出现了恶化征?#20303;?#20182;瘦弱的身影在辽阔的华北平原上显得那么的无力和可笑,没有人知道,在这具已经被抛弃的躯体内正流?#39318;?#19968;股倔强而清醒的血液。

?#20154;?#23567;10多岁的研究员吴敬琏,与顾准成?#22235;?#36870;之交。吴敬琏的政治定性是“帽子拿在人民手中的反革命分子?#20445;?#20182;开始对WG的真实意图产生了怀疑,而顾准显然看得更加的深远,吴敬琏日后回忆说,“顾准总是说,这不只是那几个人的问题,对于中国为什么在20世?#25237;家?#36807;去了一半的时候还会发生WG这样的怪事,需要放到整个历史发展的背景下去观察。”

这时候的顾准,早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顾准了,苦难让这个人的灵魂变得更加的纯净,而思维的深度更是让他超越了所有的同时代人,这位早年的会计学教授、上海市财税局长不再满足于所谓的“专业?#20445;?#22312;1971年7月17日的日记中他写道,“会计一道,不想再碰,二十年前旧业,也不想再操了。”顾准开始向上追溯,他研究先秦的韩?#20146;印?#33600;子,研究中世纪以来的法国革命史,进而上溯到希腊的城邦制度,他想要搞清楚人类在追求民主制度时所面临的种?#24535;?#25321;与思考方式。

这?#25351;?#26377;穿透力和强大时?#20806;?#26631;感的钻?#26657;?#35753;他的思考力变得愈加的尖利,他对诸多寻常事件的看法已信之拈来,皆成智珠,某次,一位棚友购得一本《天演论》,视为宝物,顾准拿来“粗读一过,颇多?#20889;ァ保?#20182;的?#20889;?#26159;,“(此书)归根到底,无非强调人定胜天一语,而于政治则为舍己为?#28023;?#19968;反利己即利人之说,持其论,可以破民主个人主义,而归于集体英雄主义,?#24605;?#20307;英雄主义锋芒所向。并非人事,特为自然。循是推论,则?#21442;?#27492;义者,?#21152;?#20154;类?#26087;?#20043;目的不合,而为人类之异己分子,?#20934;?#26007;争不可废,且永不可废,根据悉在此。”?#28304;印?#22825;演论》被翻译到中国后,?#29992;?#26377;人以这样的角度来解构这部一直被奉若真理的作品,顾准却从中尖锐地看出了植根于国民精神深处的对专制的膜拜,他的思想如一把薄如素叶的手术刀,准确而干净,举手一试,万物颓然。

1971年8月,顾准以《十年来的苏联经济》为题写道:“他们的经济是有发展的,但是,这仍是备战经济体制的发展,而且是一种极其?#23380;?#30340;、悉索?#25351;?#30340;以供军备的那种发展,一句话,斯大林主义的经济体制,对他们已经积重难返,成了不治之症了。”他进而说,“本因为如此,所以,他们的经济体制?#23616;?#19978;是一种浪费和窒息的制度,用在军费与基本工业扩展上的比例很大,用于增加消费基金的数额,永远跟不上工资的增加……我想,在看得见的将来,这个看来都难受的体制?#25925;?#20250;歪歪斜斜地向前走,但是会有一种力量来推翻这个令人窒息的制度。”

顾准(二排右一)与家人

顾准是1972年夏天回到的?#26412;?#30340;。他的妻子汪璧已经在四年前自?#20445;?#32780;子女?#24623;?#20182;断绝了父子关系。他如一只丧家之犬,只好住在中科院的一间斗室中。在生命的最后两年里,他天天跑?#26412;?#22270;书馆,大量阅读与做笔记,为一本名?#23567;?#24076;腊城邦制度》的书做准备。

这是一个为抽屉而写的伟大作品,顾准根本不知道有没有出版的那一日,他的工作动力来?#26434;?#22825;地间一个冥冥的召唤。他以数十万言冷峻的笔墨,深刻地?#27835;?#20102;城邦制度与“东方专制主义”的区别,“在全面比较中西文明的基础上探索人类社会发展的轨迹?#34180;?#20182;的书中写道,“地上不可能建立天国,天国是彻底的幻想,矛盾永远存在,所以,没有什么?#21344;?#30446;的,有的,只是进步。”这位早年狂热的理想主义者终于在历经劫波之后脱胎?#36824;牽?#22238;归为一个理性、中庸、信奉渐进的经验主义者,在一个接一个的昏?#30340;?#30496;的夜晚,他将毕生的愤怒铸成了一个个带血的汉字。顾准不知道的是,几乎就在他埋头工作的同时,匈牙利的经济学家亚诺什·科尔内(János Kornai)正在创作《反均衡论》(1971年) 和《短?#26412;?#27982;学》(1980年),而写出过《通往奴役之路》的英国人哈耶克正因他的?#27425;雷杂?#24066;场经济的主张成为西方声名最隆的经济学家,他将在1974年获得?#24403;?#23572;经济学?#20445;?#22312;全球思想界,对僵硬的计划经济制度的彻底清算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顾准晚年一直对自杀的妻子念念不忘,他的同事骆耕漠曾回忆一个细节,“1973年前后,记得我刚补发了工资,我请顾准到莫斯科餐厅吃饭,回来时太阳落山了,他说,我?#20146;?#26465;近路回去吧。其?#24503;?#20063;不近,走到一座楼前,他眼睛望着楼上一个窗户,默默地停了好长时间。?#20063;?#30693;道,他是特意到汪璧住过的地方凭吊,汪璧是在这里自杀的。”

1974年11月,医生在顾准的痰液培养结果中发现了癌?#36212;?#39038;准自知末日降临。当时,那场“WG?#24179;佟?#20284;乎还没有任何?#25112;?#30340;迹象。就在秋风萧瑟中,顾准把44岁的“干校棚友”吴敬琏叫?#35762;?#25151;,他冷静地说,“我将不久于人世,而且过不了多久?#31361;?#22240;为气管堵塞说不出话来,所以要趁说得出话的时候与你作一次长谈,以后你就不用来了。”在这次长谈中,顾准认为中国的“神武景气”是一定会到来的,但是什么时候到来不知道,所以,他送给吴敬琏四个字,“待机守时。”顾准在遗嘱中把自己的遗稿分为两部分,其中“有关希腊史部分交给吴敬琏同志?#34180;?#36825;可?#21592;?#30475;成是一个思想家对另外一个思想家的衣钵传?#23567;?十多天后,顾准去世,吴敬琏亲手把他?#24179;?#20102;阴冷的太平间,这位日后中国最有影响力的经济学?#19968;?#24518;说,“这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亲眼目睹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悄然而逝。而消逝的,竟然是这样一个疾恶如仇?#20174;?#20805;满爱心、才华横溢、光彩照人的生命,不能不使人黯然伤神……我在回家的路上就是觉得特别特别冷,觉得那是一个冰冷的世界,顾准就像是一点点温暖的光亮,但是他走了,然而我想,他?#25925;?#32473;我们留下了光亮。”

1980年2月9日,顾准被“?#25351;?#21517;誉,彻底平反?#20445;?#24403;日,中科院为他和妻子汪璧召开追悼会,他的骨灰被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的“正局级?#25925;搖?#37324;。1994年9月,《顾准文集》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1997年9月,《顾准日记》由经济日报出版社出版。

顾准最终成了那个没有到达目的地的人。十多年后的今天,他被认为是一个“卸下肋骨点燃光明的烈士?#34180;?/span>

他用自己的苦难讲述了生命的坚硬、丰富和宽广,讲述?#21496;?#26395;的不存在。自1952年之后,他就被那个时代所抛弃了,随后的22年里,他的生活凌乱而?#19994;?#20182;的身份卑贱而可鄙,他的声音低微而怯弱,他被昔日的同志所厌恶而显得多余。但是最终,他的存在成为那个时代的最后一抹尊严。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吴晓波:顾准的存在,成为那个时...
熊光清:网络社团的发展与网络空...
余源培: 反腐倡廉:只“倡?#36744;还?..
张崑:从匹夫有责到匹夫有权
卢新华:中国文化重建的迫?#34892;杂?..
张维迎:主流经济学需要一场日心...
王学辉:行政法秩序下行政批示行...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21592;?#32593;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
 
深圳风采计划